浙大教授捡垃圾,年入数百万!网友跪服:多读书果然能赚大钱! - 小众知识

浙大教授捡垃圾,年入数百万!网友跪服:多读书果然能赚大钱!

2013年01月27日 14:18:05 苏内容
  标签: 教授/垃圾/昆虫/农场
阅读:7328

这样的景象,离城市不远,在杭州余杭崇贤街道运河路边的一个小农场。

农场主叫张志剑,是浙江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副教授、环境健康研究所副所长。

张教授去年夏天在昆虫农场耕地


农场真的很小,不过几亩地,建它干什么?张志剑说,主要是用来处理餐厨垃圾的。

什么,这么漂亮的地方是处理垃圾的?

到底怎么回事,钱江晚报记者来到小农场一探究竟。

“捡”来垃圾养虫子

餐厨垃圾全靠它消灭


虽然靠近交通要道,但农场特别宁静,不绝于耳的是叽叽喳喳的鸟鸣声。

农场的鸟,特别多,还不怕人,原因是这里有鸟充足的食物来源:虫子。

虫子是哪里来的?秘密就藏在农场中央鸟儿扎堆的温室大棚里。




刚巧,一位骑三轮车的大伯进了农场,扯着嗓子喊道:“喂,收垃圾喽!”

张志剑赶紧跑来帮忙,把装垃圾的小车推进西面第一间大棚里。

大伯是附近村里保洁员,车上装的是昨晚左邻右舍家倒的餐厨垃圾。

村民们会自觉把餐厨垃圾分类到位,由大伯每天拉到农场倾倒。

大棚一共13个,这里就是用来处理垃圾的地方。

第一个大棚里,有一台漏斗形的设备,垃圾倒进去以后,要经过粉碎、搅拌,添加益生菌发酵一晚上,就可以变成适合虫卵孵化、生长的昆虫“口粮”了。

从第二个大棚开始,就是虫子转化与分解的区域。




棚内地面是一排养殖槽,槽里铺着一层经过处理的餐厨垃圾,看起来有点像土。

用铲子拨动一下这层土,就会出现蠕动的白色小虫,密密麻麻。


正在分解餐厨垃圾的黑水虻幼虫

这些幼虫,就是分解餐厨垃圾的法宝,名字叫黑水虻(学名:亮斑扁角水虻)。

为什么堂堂浙大教授,要跑去农村捡垃圾、养虫子?



张志剑坦言,如何处理垃圾就是他科研攻关的方向。

在用黑水虻分解餐厨垃圾前,张志剑曾用蝇蛆来分解过垃圾,但苍蝇会到处飞传播疾病,对环境造成二次污染,黑水虻却不会有这个问题。


虫子去喂鸡鸭鱼

虫粪化身有机肥


在温室大棚,一些黑水虻成虫正在飞舞。

它的个头有三四个苍蝇那么大,浑身黑色,看起来有点呆头呆脑,懒懒地不爱飞翔。


黑水虻成虫

原来,黑水虻成虫几乎不进食,也不爱动,成虫一周不到就会交配、产卵、死亡,完全不像苍蝇那样讨人厌。

每只黑水虻会产约1000粒卵,产卵后随即死亡,成虫寿命仅一周。

虫卵孵化成幼虫后,要经过12-14天才能成长为初蛹。

幼虫期间,农场的黑水虻靠吃餐厨垃圾长大。

从虫卵长到蛹化前的幼虫,它的体重会增长2000倍,2000条幼虫重量大约0.5公斤。


黑水虻幼虫

初春气温不高,大棚养殖槽里的餐厨垃圾温度却超过30℃,因为幼虫分解垃圾会产生许多热量,即使在寒冬,温度也能达到30℃。

经历12-14天分解,餐厨垃圾里油腻的成分和氮、磷等物质,基本被幼虫吸收,它们长得胖胖的,分解后的排泄物就是可成为绿色有机肥,即虻粪有机肥。

接下来,我们要做的是,把幼虫和有机肥分离。


虫粪有机肥

操作很简单,工人把带有大量幼虫的餐厨有机肥摊在筛网上,畏光的幼虫就会很自觉地往有机肥里钻,从筛子漏到下层容器里,分离得干干净净。

我们不禁要问,虫子和有机肥有什么用处?


用黑水虻虫粪有机肥施种的油菜花田

其实,农场的美丽风光已经告诉我们答案,它们就是用餐厨垃圾和虫子打造的。

种油菜花和枇杷树的地,施的是黑水虻转化餐厨垃圾后的虻粪有机肥,农场还把有机肥送给附近居民,大家用它来种月季花,开花特别多。

农场的土鸡和鱼虾,吃的是黑水虻幼虫。


投喂黑水虻幼虫的放养土鸡

不过,它们一次不能吃太多,因为虫子是高蛋白,吃太多,鸡和鱼会长太壮。

在农场耕地、播种、修补大棚、喂鸡、喂鱼、收割农作物……这些农活,张志剑这些年干起来早已得心应手。


张志剑在农场修大棚

10吨餐厨垃圾,可以养殖收获1.2到1.5吨黑水虻幼虫,同时产生2-3吨虻粪有机肥。

3吨鲜虫烘干成1吨虫干,它富含抗菌肽、多糖、不饱和脂肪、维生素等成分,添加到饲料中,可以投喂鱼虾、鸡鸭以及狗猫宠物。

昆虫农场干劲足

全靠垃圾来分类


捡垃圾能年入数百万?张教授就把梦想变成了现实。

去年,昆虫农场帮助崇贤街道消化了3000多吨餐厨垃圾,黑水虻虫干卖到1万多元/吨,有机肥400-500元/吨。

原来,处理垃圾是这么美丽又多金的事业。



可是,昆虫农场起步时却十分艰难。

2016年夏天,农场成立,当时几乎没有人来倒垃圾,唯一的客户是当地机关食堂,一天就百把斤的餐厨垃圾。

投资昆虫农场需要数百万元启动资金,张志剑争取到余杭区及崇贤街道等财政支持,但农场正常运营还必须要有分类到位的餐厨垃圾。

为此,崇贤街道在辖区大力提倡垃圾分类,发动党员、志愿者做垃圾分类监督员,以垃圾分类积分换购生活用品的方式,激励市民养成分类好习惯。


余杭崇贤向阳北区小区居民餐厨垃圾称重换积分

在崇贤的小区和农居点,居民基本已经养成每天定时、定点倾倒餐厨垃圾的习惯。

大家倒垃圾的时候,会很自觉地把餐厨垃圾从垃圾袋里倒出来,倒进绿色的餐厨垃圾桶,垃圾袋则另外丢到黄色的垃圾桶内。


余杭崇贤北庄村村民丢完餐厨垃圾,将垃圾袋放入不可回收垃圾桶

2017年初,昆虫农场每天收集的餐厨垃圾超过了1吨;年底时,农场每天已经能收集5-6吨餐厨垃圾。

2018年开始,餐厨垃圾从年初的5-6吨/天,慢慢增长到11-12吨/天,居民家、附近企事业单位和学校医院的食堂餐厨垃圾都来了。

根据街道统计,崇贤现有5万多户籍人口,12万多外来人口,垃圾分类工作已推广三四年,不论是城市小区还是村庄农居点,垃圾分类比例均超过90%。

现在的昆虫农场,每天消化当地11-12吨餐厨垃圾,相当于崇贤每人每天为农场提供0.1公斤垃圾。


农场的处理能力也随之达到饱和,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农场也即将拆迁。

但是,随着人口的涌入,当地餐厨垃圾后续还会增量,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自己的垃圾,还是应该自己来处理。


崇贤街道决定,在辖区里再为昆虫农场找一块更大的地,新建一个技术更先进、处理效能更高、功能更齐全的“昆虫工场美丽综合体”。

网友评论


找茬我最会:看完只想说:张教授!带带我!

清清儿:多读书果然能赚大钱!

莫小琪:好好好!又去骗我捡垃圾

dabby:支持张教授,支持垃圾分类,大家都要从自我做起!

开心的生活:给张教授点赞,这份坚持不容易!

来源: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记者 施雯 通讯员 姚萍萍



张志剑 浙江大学副教授、博士

  张志剑:男、1973年07月生、籍贯浙江桐乡。2002年03月获得浙江大学环境工程博士学位,研究方向为养分管理与水生态安全。2002年03月至2004年09月,赴美国University of Minnesota, Department of Bioproducts and Biosystems Engineering(明尼苏达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主要从事农牧场废弃物稳定化技术、新颖废水生物处理技术、以及生物质能源研发等领域。2004年10月,于‘人才引进’返回母校就职于环资学院。历经近十年的努力,逐步在‘生源要素循环与湿地生态’和‘新颖水及废水处理技术’两个方向上深入研究。现已在国内外期刊发表论文近40余篇,其中收录于《Water Research》、《Process Biochemistry》、《Environmental Pollution》、《Bioresource Technology》、《Journal of Environmental Quality》等国际期刊论文近20余篇。现已获得国家发明专利2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获得浙江大学2008年度十佳青年岗位能手及2007年度长兴县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先进个人等称号5项。

  工作研究领域

  1.水污染控制与水质保障:阐明废水同步脱氮除磷及有机质降解的生化机制;开发高效率、低能耗、易调控的脱氮除磷新型材料、反应器及其配套工程化技术. 2.流域生源要素循环与水生态安全:论述河道、湿地、及湖泊等水-陆界面特征污染物“源-汇”生态过程及其机制;研发水生态健康最优化调控技术与工程.


网友评论,多读书果然能赚大钱。

在余杭的一个小农场里,记者找到了这个网红教授。

刚见面,张教授吃虫子的样子着实让记者受了点惊吓。张志剑说,就在这个农场,那个很好吃的“黑水虻虫干”一天能产一吨,每吨可卖1万多元,虫粪制成的有机肥也能卖到每吨400-500元,年入几百万没问题。张教授成了网红,他的小农场里,投资客也纷至沓来。

虫子怎么养?

跟着张志剑,我们走进了另一个大棚。棚内地面上设置了一排一排的养殖槽,上面铺着经过处理的餐厨垃圾,看起来像是普通的泥土。张志剑用手拨了一下土层,黑水虻幼虫就藏在这里。


虫子能吃吗?

张志剑说,黑水虻体内的“抗菌肽”,让它成为了昆虫界的“清道夫”。在消化多种病原微生物的同时,保证了自己百毒不侵。黑水虻成虫经过烘干后,是宠物猫狗的理想餐食,而黑水虻的排泄物是绝佳的绿色有机肥。以往需要用钱处理的餐厨垃圾,在张志剑手中,变成的高产出的“宝贝”。一条完整的餐厨垃圾产业链就形成了。


垃圾从哪来?

刚开始因为沿用老习惯还有村民的老意识,很难收到垃圾。


但随着浙江“五水共治”的推进,小型作坊式养猪场都被取缔后,这些餐厨垃圾没有了去向,张志剑找准时机,说服周边居民,大家垃圾分类的意识提高了,农场需要的餐厨垃圾也有了着落。


浙江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副教授 张志剑

老百姓看到我们这样在处理的话,回去就就积极性大涨。这个事所以有些事情是你方案有了,解决方案有了,老百姓自然会配合你的。 

现在农场日均处理餐厨垃圾超过10吨,仅去年,就为所在的崇贤街道处理垃圾超过3000吨。张志剑说,不在乎别人叫他垃圾教授,还是虫子教授,国内很多人,都在研究黑水虻,有很多专家理论水平比他高,但是只有少数人,会一手一脚把这些虫子养起来,把厨余垃圾的产业链做出模样来。


浙江大学环境与资源学院副教授 张志剑

经常听到什么老外什么垃圾处理厂边上开咖啡店,我也要这样干。我是垃圾处理站的,我让学生一起烧烤,是吧?我跟学生一起烧野饭,我跟我学生在一起搞派对。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