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亚有色变身疑云 - 小众知识

泛亚有色变身疑云

2013年01月27日 14:18:05 苏内容
  标签:
阅读:7328

经济观察报 记者 贾华杰 巢新蕊 交易所清理整顿工作接近尾声,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以下简称泛亚有色)亦变身成功。

自3月25日始,泛亚有色全面实行挂牌交易模式,取消集中交易,全面转型为一家全现货交易所。5月9日,泛亚有色副总裁张子诺说,已经在3月份更改了交易规则,泛亚有色现在钱和货是一一对应,是百分百现货交易所市场,完全符合国办38号文的要求。

张子诺还介绍说,云南省金融办已经验收通过了,现在在等联席会议出公告,因为这个公告是涉及多个省份的多家交易所,有一家没有通过,都可能会影响发公告的时间。她认为,最终公告只是个时间问题。

泛亚有色总裁单九良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说,泛亚有色已经完全变身为一个现货交易市场。

事实上,整顿前,泛亚交易所主要有四种交易方式,订单交易、挂牌发售、牌价购销和实物交易。其中“T+D”连续交易的模式与国务院下发的《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下称“38号文”)的要求相左。

上述投资者告诉经济观察报,他的亲身经历表明,泛亚有色更像是“击鼓传花”,他说,“那是一个可以用市场交易价格为370元的抵押物借到600元现金的疯狂市场。”

而一位离职的泛亚人士则表示,泛亚有色存在价格操纵行为,“时间是揭露真相的最好武器。”

不过,单九良在接受采访时坚持认为,正是因为在铟行业里看好后市,所以投资者对后市看好。他还拿在香港股市和内地股市同股不同价,来解释泛亚有色铟的价格为何高于其他交易市场。

但是一位一直在泛亚有色平台上交易的投资者却认为,泛亚有色现货交易规则的更改与之前的期货交易相比并无实质性的区别,反而变本加厉。他说,泛亚有色现在还是在“刀尖上起舞”。

价格逆势

铟是泛亚有色的重要交易品种,但对这个品种在该交易所的疯狂表现外界多有质疑。在国内工业消费萎缩的同时,2012年4月以来,泛亚有色的主要交易品种铟的价格,却逆势上涨,创出新高。

目前泛亚已经有808吨精铟库存,相当于中国铟锭年产量的3倍。由于海外需求不振,中国铟锭出口已经萎缩,泛亚交易所会员已成为中国最大的铟锭买家。

国内一家电子交易中心负责人甚至对经济观察报表示,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盘面上的铟的价格是“人为控制的结果”。“它也是买卖双方的交易,但它控制了卖出方的交割。在普通交易所如果一方手里有货,在盘面上卖出保证其能拿到钱,但泛亚有色的盘面价格很高,想卖出交割的一方要提前向交易所申请,但交易所很多时候都不会同意交割,这就造成了一般人只要选择抛空就会死掉”。

一家大宗商品数据监测机构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他早就发现泛亚有色盘面上的铟的价格与该机构从现货生产商及批发商处采集加总到的现货价格有很大背离,甚至最大时泛亚有色盘面上的价格高出该机构现货监测价格70%以上。

当时该负责人觉得蹊跷,后来再看上海有色金属网、无锡不锈钢电子交易中心的价格及天津稀有金属交易市场的价格,发现这些交易所的价格都与该机构监测到的现货价格大致吻合,“当时就意识到了泛亚有色的价格可能有问题”。

这种“人为控制价格”的说法,得到泛亚有色一些人的证实。在2012年,在一档财经电视节目中,泛亚有色的分析师张立福曾透露:“我们泛亚有色有这个独特的生产商回购制度,就是说你拿回全额货款之后,还要求你在电子盘再拿出20%的钱开一个多单,所以说卖货不会把价格打压下去。”

一位已经离职的泛亚有色人士则证实,参与铟产品自买自卖交易的多是批发商,生产商一般不愿参与。

 而据其他从事铟交易的交易所反映,由于投资者在各交易所之间有套利行为,泛亚有色的存在也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这些交易所铟交易的繁荣。

上述那家电子交易市场的人士曾到云南调研过多次,他认为,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目前可谓正在“刀尖上起舞”。

泛亚有色总裁单九良有着非常丰富的期货和电子交易市场工作经历,他此前曾任大华期货经纪有限公司董事长、天津渤海商品交易所执行董事、上海考尔煤炭电子交易市场(中国煤焦网)董事长等职,在国内最早一批开办电子交易市场的人群中有一定代表性。

在国务院整顿前的电子市场中夹杂了很多类期货、类赌博的玩法。据了解,5月初,山东寿光果蔬交易所总裁姬海荣已被山东有关部门控制,该交易所此前也发生过期现价格背离、投资者交收不畅等问题。

递延费玄机

公开资料显示,泛亚有色是中国首个稀有有色金属交易平台。目前,交易所已上市铟、锗、钴、钨、硅、白银等8大类10个品种。总交易量近1500亿元,有色金属企业实际从该交易平台实现的销售额已超50亿元。

泛亚有色副总裁张子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现在每天新开户的人有150多个,一个月投资者进来10亿元的资金。”

这些散户入局多是为了在泛亚有色作为“委托用户”,泛亚有色承诺其对卖方全额付款后,能拿到年化13.68%的递延费,再之后,拿递延费的人成了手上有货的人。也就是说,散户只要先付给卖家货款,他不仅能拿到货物,而且能稳赚每年13.68%的递延费(相当于利息)。

这里所谓递延费就是指延迟交割补偿金,泛亚有色采取的交易模式为连续现货交易,即每天下午收盘进行交割配对,对于选择不交割的一方需要向另一方支付万分之五的“延迟交割补偿金”。由于市场370元每百克的现货很容易买到,谁又会在泛亚有色买入交割600元的现货呢?所以每天下午买方都会选择不交割,每天向卖方支付万分之五的递延费。

在接受经济观察报采访时,总裁单九良把发展委托用户,视为泛亚有色最重要的金融创新。

而据经济观察报了解,目前在泛亚散户投资者赚取每日万分之五的递延费有两种交易方式,一种是把资金给交易所做代为托管,每天万分之五的递延费中交易所抽水万分之一点二五,投资者拿到手的是万分之三点七五。

另外一种方式就是,散户在电子盘做一个对冲操作,自买自卖,每天挂卖交割。散户在完成一个买交割,拿到现货了,就可以每天挂卖交割,由于买方每天都选择不交割,这样就可以赚取万分之五的递延费。但这种操作,交易所要收取百分之二的手续费。

泛亚宣传中的13.68%的年回报率要远高于其他投资渠道,这对很多人是一种诱惑。

据上述那位电子交易中心负责人介绍,很多散户除向亲戚朋友借钱外,还通过加入当地铟协会的方式从银行拿贷款来充当泛亚有色的“委托用户”。在加入当地铟协会后,这些人可以拿着泛亚有色的泛亚仓单在银行抵押,然后打折(一般是九折)贷出款。对银行而言,为企业提供卖出仓单融资服务的风险是可控的,因为有货在手,而且是为企业“打折”做的融资。

此外,泛亚有色的一种游戏规则是,如果这些散户交500万元的品牌交收资格费,就能获得在该交易所卖出30吨铟的权利。于是部分散户会在现货市场上,比如其他现货交易所内以370万元/吨的价格买进30吨铟,然后在泛亚有色的盘面上以600万元/吨的价格卖出。

这也意味着如果这个散户在银行融资,以600万元/吨的卖出价仓单为例,散户就能在银行以540万元/吨的价格拿到资金。部分散户因为觉得赚钱快,会继续将这笔银行融资投资到“交会费—买铟—卖铟—抵押融资”的流程中去。

“在高盘面价格的吸引下来泛亚卖货的人越来越多,一方面,由于泛亚控制着卖货交割的节奏,泛亚仓库里的货物会越积越多;另一方面,各路资金也源源不断地涌向泛亚。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成了一个汇集资金的资金池”,上述电子交易中心负责人说,由于“集资款”的投资范围是“定向”的,短时间内这种集资风险可能不会爆发,但时间长了,总有一天会有人反应过来,泛亚仓库的囤货五年十年都用不完。

现在看起来拿递延费的人都是赚钱的。但市场人士认为,其中的风险在于一旦有一天泛亚的这种游戏玩不下去该怎么办。

规则之疑

2013年3月22日,泛亚有色发布公告称,该交易所已将原来一般投资者均可双向交易的合约拆分为“卖方挂牌交易”和“买方挂牌交易”并行的两个合约。总裁单九良当时也表示,自3月25日始,泛亚有色已全面实行挂牌交易模式,取消集中交易,全面转型为一家全现货交易所。

一位投资者对经济观察报说,在此之前,泛亚有色的交易规则是一个完全的期货交易规则。但是与之前的期货交易规则相比,新更改的交易规则比较复杂,分成了采购和卖出,并无实质性改变。

泛亚有色产品总监陈鑫介绍说,其中一种方式是采购和卖出,采购就是说你百分之百交货款,然后仓单划到你的账户;卖出就是你拿仓单来卖出,直接钱款划拨到你的账户。

还有一种模式就是,采购预定和销售预定,采购预定先交20%的定金,找其他的散户借钱,而后去支付货款,拿到这个仓单,支付利息给散户。相比之前的交易规则,受托用户进场替买方垫付货款给生产商,是一样的。

销售预定卖出者交了定金,销售的货款就冻结在卖出者账户中。因为泛亚有色不允许除批发商以外的投资者交割现货来生成注册仓单,按照新的交易规则只能去批发商手中借出现货来交割,卖出者每天要支付相应货款的利息。

上述投资者认为,“更改了交易规则后,投资者想卖出只能借批发商或者生产商的货,而且必须支付利息。所有散户这个盘面上在那个价钱订立了多少空单(卖单),生产商、批发商全部知道。”“这就好像玩21点扑克牌游戏,你看不到我的牌,而我能看到你的。这就变相看了所有投资者的底牌。”上述投资者说。

一家国有大银行的金融市场部负责人说,散户参与其中可能是想多赚点钱,才会在国内有正规交易所的情况下选择参与电子盘交易。而对银行而言,如果该类交易所拿到了政府批文或工商营业执照,当地银行没有理由不为其做结算。

他认为,泛亚有色等类似市场持续发展的根本之一是要有人买货,没有人买货的交易是持续不下去的。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