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小水电站遭低价甩卖,盈利困难无奈转让 - 小众知识

云南小水电站遭低价甩卖,盈利困难无奈转让

2013年01月27日 14:18:05 苏内容
  标签: 云南/小水电/甩卖
阅读:7328

  与2002年携巨资到云南投资水电开发时的踌躇满志相比,毛大勋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那时候我们是拿着钱去找项目,现在是很多人联系我去接手他们的水电站项目。”毛大勋是云南最大民营水电站——云南红石岩水电站的投资者,“如果有一定利润,我这个电站也可以转让。”毛大勋说。没想到,金融危机让本是“香饽饽”的小水电站在投资领域变成了“鸡肋”。

  红 火 

  水电热带来投资冲动

  毛大勋投资建设红石岩水电站时,正是近十多年来小水电站建设的第一波热潮期。那时候,国务院批准“十五”期间在全国建设400个水电农村电气化县,又恰逢全国性电荒,在这两个合力的刺激下,在云南、四川、贵州等水电资源丰富的省份引发了一波不小的小水电投资热潮,浙江、广东、福建等地的民间资本也跟风进入云、贵、川3省的小水电建设。当时在投资界,小水电被看做是世界上能源回报率最高的电源。毛大勋和一批浙江丽水老乡就是在那个时候进入云南投资小水电建设的,“为了做水电,除了这个项目,当时我们几乎跑遍了半个中国。无论走到哪里,我都能看到投资小水电的浙江老乡。”毛大勋笑言,当时他跟人家介绍都是“自己不是飞在空中,就是在去考察水电站的路上”。

  小水电投资商最集中的是浙江丽水市景宁县,景宁县发改委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景宁县当时有17万人口,有1万多人投资水电,“有的一个家族的成员都是水电站的股东。”据悉,2002年~2004年间,仅浙江省就有近千亿民间资本投到了全国的小水电站建设,如果再加上福建、广东等地的小水电投资资本,这个数字可能还会放大1倍以上。而小水电投资热的苗头开始于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那个时候,敏锐的浙江商人就开始在全国涉足小水电投资,被誉为“民营水电大王”的浙江惠明集团是从1995年开始投资小水电,这个集团的董事长任平曾对媒体介绍说,当时小水电投资是一块处女地,资源好、机会多,惠明集团最初投资小水电时,投资回报率超过了20%,一些项目的投资回报率甚至达到了40%。

  2003年,毛大勋联合几位丽水老乡注册了云南红石岩水电开发公司,注册资本为1.2亿元,计划投资4亿元把红石岩水电站建成,“但在后来的建设中,项目资金增加了1.5亿元左右才建成。”目前,毛大勋的红石岩水电站已经建成发电,每年发电量已经达到3.8亿~4亿度。毛大勋的另一位丽水老乡,则一口气拿下了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一条河流上的水电开发权,那条河流能建5座小水电站,而昭通横江的梯级水电站开发被四川一家民营企业拿下,当时号称投资在70亿元以上,而在西双版纳、临沧、大理、迪庆、文山等地也有不少浙江、福建、广东、湖南等地的商人投资开发小水电。“2000年~2004年间,进入云南开发小水电的民间资金在百亿元级别,云南目前民营小水电站的规模也很庞大。”浙江小水电行业协会会长叶行地告诉记者,浙江商人在云南投资的小水电站装机容量在200万千瓦左右,如果按照平均每千瓦5000元投资计算,浙江民间资本投入到云南小水电建设的资金接近100亿元。

  突 变 

  金融风暴吹凉小水电

  2004年,国家宏观调控宣告了小水电投资的黄金十年的结束。而就在这个时候,温州人从丽水人手中接过了小水电开发的接力棒,让小水电开发迎来了第二春。但从去年开始,国际金融危机彻底把之前资金热捧的小水电变成了投资商手中的烫手山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温州投资商向记者透露,他在2004年时在西双版纳投资几千万元拿下了一个小水电项目。“本来想趁着国家经济形势好,好好干一番事业。可后来遇上了国家宏观调控,银行贷款困难;更为要命的是随后的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不但让企业自身的资金链困难,而且工业企业用电量也减少,项目很快出现了亏损。”无奈之下,这位温州投资商想到了转让,“但是大家都明白现在的情况,接手的人很少,即使价格压得很低,也很难出手。”他介绍,目前很多在中西部投资的小水电有1/3都在寻找买家,为吸引买家,这些小水电项目开出了优惠价,喊价比成本价还低20%左右。

  叶行地告诉记者,他在曲靖罗平投资的水电站虽然两年前已经投产,但现在经营情况并不好,已处在亏损的边沿,“两个问题困扰小水电发展,一是现在小水电项目融资非常困难,二是电网公司对电价握有定价权。”毛大勋告诉记者,红石岩水电站投资时是自己筹资30%,银行贷款70%,但因为投资加大多增加的那近1.5亿元,很大一部分是自筹资金,银行贷款比例就大大下降了,而2004年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则是,对装机容量5万千瓦以下的小水电站不给予贷款。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小水电行业协会秘书长徐振峰告诉记者,目前怒江州有小水电67座,去年发电量达到了19.2亿度,“本来我们可以发到23亿度左右,但由于输送不出去,所以发电站都没满负荷发电。”徐振峰说,造成目前云南小水电企业经营困境的是两个因素,一是上网电价太低,“我们供给省网的电价是枯水期每度电0.23元,平水期和丰水期是0.18元。而枯水期供给怒江电网每度电为0.2元。”另外,供给省网的电,怒江州电网每度电还要收取6分钱的过网费,这极大地摊薄了小水电发电站的利润。毛大勋告诉记者,在建设红石岩水电站的可行性报告中,预计投资回报率在15%~20%,而现在他平均利润率约为5%~6%,投资回收期在8~10年。

  动 态 

  大企业择机欲收购

  事实上,云南一些小水电投资商现在正寻找买家,“有一定利润,我就卖了。”毛大勋告诉记者,2004年时他就在着手转行了。和毛大勋有出售电站的小水电投资商大有人在,但很多大企业却正在观望,打算在合适的时候出手收购那些资金链快要断裂的小水电站。徐振峰告诉记者,怒江一些小水电业主正在和包括香港美亚集团、大唐发电和云南电力投资公司在内的大电力企业进行接触,“由于水电是可再生资源,而且不会污染大气,所以大电力企业都还是很看好小水电发展前景的,但因为金融危机和电力供应紧张得到缓解,所以这些收购企业都还在观望,他们可能希望在等待中获取更低的收购价格。”徐振峰说。

  重庆市江津小水电协会会长罗强则告诉记者,一些境外资金也到重庆、四川、贵州和云南收购水电站股权,可见小水电站未来的前景仍然是光明的,但问题是这些境外资金希望收购大型水电站股权,但大型水电站都控制在国企手中不愿意出售,“现在形成了矛盾,想买的买不到,想卖的卖不出。”罗强说。徐振峰认为,随着经济进一步发展及国家对节能减排政策的逐步落实,水电行业还是很有前景,但前提是要能熬过这次金融危机。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