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电站投资还是香饽饽吗?前几年跑马圈河现在纷纷求转让 - 小众知识

水电站投资还是香饽饽吗?前几年跑马圈河现在纷纷求转让

2013年01月27日 14:18:05 苏内容
  标签: 水电站/转让
阅读:7328
商报见习记者 郑旭萍 漫画 王姗姗

曾经被各路资本视为“香饽饽”的小水电投资如今好景不再,在信贷紧缩、上网电价偏低、建设成本上涨等因素的影响下,民营小水电投资者正苦苦挣扎。
电荒仍在年年夏天出现,被看作清洁能源的小水电还能“吃香”吗?

事件 小水电急着要转让

千岛湖人王成(化名)最近觉得很郁闷:只要收回300多万元投资成本就可以了,但是辛苦筹建的水电站还是“嫁”不出去。
王成的水电站坐落在千岛湖畔,水电站从2004年4月开始筹建,2007年年初建成并网发电。
“办手续、土地征用、拉高压线路、建厂房,从无到有,我们不知度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光打隧道就花了180多万元,土石方都是用骡子运送上山的。水电站建好,累死了3匹骡子。”回想起水电站建造的过程,王成感慨万千。
拥有一座水电站相当于拥有了一座金矿。王成说,去年水电站的发电量为70万度左右。一年下来,扣除赋税等各项开支,水电站年利润在30万元左右。
但王成却要忍痛割爱了:“建设水电站向银行贷款了300多万元,现在合伙人由于股票套牢,还贷压力很大,所以我们商量后决定把水电站转让了。”
18创富刊登了王成想转让水电站的消息后,有很多个人和公司感兴趣。王成第二天就拿着水电站批文和证件赶到杭州,和几家公司洽谈。随后有意向的投资者也陆续到淳安实地考察。


结果 投资者慢慢没了音讯

投资者来了一拨又一拨,但是水电站至今还没转出去。王成百思不得其解:“前几年水电站是抢手货,现在怎么会转不出去呢?”
杭州一家投资公司在安徽也有一个中型水电站。对这个水电站,公司专门委派员工宋先生去考察。宋先生经过细致地考察,递交了一份调查报告,觉得并不适合投资。
宋先生说:“水电站属于慢性投资,特点是一次性投资大,日常维护简单,回报周期长。但王先生的水电公司运营得不是很理想。现在资金紧缺,贷款很难,对于水电站这种固定投资,公司会特别慎重。”
杨逸在省电力公司下属的企业就职,他对水电站进行了全面的考察。他希望王成提供投资360万元的资产报表,同时,他也发现水电站部分手续,比如隧道的产权证还没有到位。杨逸估计:“水电站靠天吃饭,这个水电站的枯水期时间长,我估计年发电量只有25万元左右,这样一年盈利只有四五万元。”
水电站的稳定回报只是一个方面。已经当上外公的王大伯告诉记者:“看中这个水电站,是因为它在千岛湖附近。”王大伯说,千岛湖畔山清水秀、空气清新,他忙碌了大半辈子,一直想寻找一个环境优美的地方享享清福。还有的人想开发农家乐、养殖场等旅游业务,但是王成的水电站位于一个小山坡上,和投资客想像的景致相差甚远。

溯源 “跑马圈河”造成“泡沫”

有投资者把建造水电站形容为造了一台印钞机。据介绍,水电站一旦建成,基本不消耗原材料,现阶段电力市场又持续火爆,水电开发的年回报率一般可稳定在8%至10%之间。按投资者通常获取的50年经营期计算,其收益显然极为可观。
当今中国由于电力短缺带来电力投资高速扩张,在这样的背景下,许多投资者盯上电荒商机,竭尽所有地“跑马圈河”。炒电最烈的浙江丽水,前几年,不少人甚至将地产等不动产抵押贷款投资小水电,就连公务员也难忍清静,“跳河”炒电。据报道,在贵州省,至少有来自浙江的40多个民间投资团队加入到“圈河”的行列。仅浙江丽水一带,就有30多个团队相继入黔。
几年前,水电站投资曾面临投资泡沫的问题。那时候造价较低,很多投资者在水电站建成之后就将其转手卖掉,在短时间内就能收回成本且盈利。这些人被称为“水电黄牛”。据报道,前几年投资水电站的“水电黄牛”占三分之二,只有三分之一的人是自己开发,或者找别人集资合伙。
尽管我国水电建设仍处在发展上升期,但前几年的“水电热”,特别是小水电的无序开发和管理缺位,致使水电建设无章可循,生态环境被肆意破坏,行业产能极大膨胀。从2005年开始,国家加大了宏观调控的力度,现在小水电建设的投资热情逐渐消退,致使市场严重萎缩。


分析 电价低、贷款利率卡住“印钞机”

钢材、水泥等原材料价格一涨再涨,人工成本也大幅增加,加上政策处理和关系协调等不可预测的成本,使得小水电建设的投资成本直线上升,项目投资的回收期也被延长。
浙江省水电开发管理中心主任裘江海说,目前,浙江自然条件较好的水电资源70%已经开发完了。现有的资源开发难度太大,既经济又适宜的开发资源越来越少。有些水电资源处于偏远地区、自然条件恶劣,开发成本太高。同时,国家开始严格控制土地利用指标,逐渐紧缩信贷规模,加大了小水电工程建设的难度。
据介绍,浙江省下一步要对一些老水电站进行整改,提升安全生产度。
此外,我国小水电的上网电价普遍不高,而且上网受到限制。各地方水电企业的上网价各不相同,低的只有0.2元/度多,浙江属于电价比较高的,在0.3元-0.5元/度之间。
跨省投资的风险很大。杭州女商人项瑜在安徽黄山市休宁县有一个太绩水电站,总投资在800万元左右。筹建时预计水电站年发电功率在1260千瓦左右,每年毛利润可达160万元。水电站2006年完工至今,项女士已经动了转让的念头。
她无奈地说:“最主要是电价太低,我们这里的电价只有2毛多,去年我们水电协会联合要求提价,终于涨了2分。而且我们在外地投资,不熟悉当地的情况。水电站所处的位置植被覆盖并不好,水土流失日趋严重。水电站不能饱和运转。”项女士说,水电站的经营目前马马虎虎能持平,但是人在外地,管理也不方便,所以希望能转让。


提醒 省外投资、负债投资需谨慎

小水电站星罗棋布,寻求合作的也是此起彼伏,再继续投资还能赢利吗?
从目前来看,小水电的发展受到国家的高度重视,发展前景看好。水利部对本世纪头20年我国小水电发展作出了新的战略规划,到2020年,我国将建成300个装机10万千瓦以上的小水电大县,100个装机20万千瓦以上的大型小水电基地,40个装机100万千瓦以上的特大型小水电基地,10个装机500万千瓦以上的小水电强省。
有专家分析,浙江小水电站仍有可观的赢利空间,因为浙江的电荒形势依然不容乐观,由于受到气候以及外购电影响,缺电随时有可能发生,目前浙江省外购电主要来自华中电网及周边几个省市。
一些投资者表示,如果有好的水电站项目还是愿意出手。而项女士认为,因为前几年建设成本较低,收购一些建成的水电站还是很合算的。
“就这几年的形势来看,如果是本省的投资者,最好就近投资。”包先生是丽水人,多年从事水电站行业。他告诉记者,省外投资比省内投资的风险大得多。一方面,投资者在相对熟悉的地域投资水电站这类固定资产,一旦市场情形变动,可以更灵活、更迅速地采取应对策略;另一方面,省外投资的风险主要在于政策风险,投资者对省外政策的不熟悉,也易导致投资策略的失误。
对于手上资金不足的投资者,包先生建议“慎入”:“投资水电站金额大、回报慢,如果要依靠贷款去投资,可能会得不偿失。因为照目前的行情看,水电站建成之后马上转手卖掉所带来的利润有时甚至连成本都收不回。”
扩展阅读

Suese

2018-06-16 01:26:21

Taper in error to today, when there is a glut of anti aging rob during a rag inconvenience products like desche.gojigezicht.nl/voor-de-gezondheid/wychwood-boneyard-bingo.html creams, serums, gels and powders that all leave a employ upon to be this font of youth. Some tenancy triliz.gojijeugd.nl/handige-artikelen/spieren-van-de-schouder.html their anti aging phantasm including ingredients that attired in b be committed to a ton of utter check lamat.gojimasker.nl/juist-om-te-doen/artrose-behandeling.html and writing-room on how peel ages to side with them up and some are uninfected hy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