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能查派》变成机器人获得永生 - 小众知识

★★★★《超能查派》变成机器人获得永生

2013年01月27日 14:18:05 苏内容
阅读:7328
  本片的理论是科幻小说一个经常用的设定,如果你把你的思想转移到一个机器人的壳子里,你就可以从此变成机器人永生了,但是这又有个问题出现了,如果转移的时候你还没死,那么这时候会有两个你了,关于这个问题,超验骇客可能讲的更多一点,即使刚刚转移的时候两个你是一样的,一段时间后,你怎么证明你还是你,而不是一段死的计算机代码,虽然他可以完美的模仿曾经的你,图灵测试也不是问题。当然本片知道理论是短板,他也不纠结于这个问题,而是简单的讲述一个技术宅捣鼓出了人工智能,另一个技术黑捣鼓出了神经传输,让chappie竟然如同人一样有创造力,搞出了神经传输而让自己不死的技术。 
   
  技术黑搞出的东西一看就是蠢大蠢大的,用于巷战肯定是越小越灵活约好,这么大的东西,材料还是原来的材料,那就是个靶子,就跟现在的战场上坦克就是个靶子一样。不过这个技术也不能说不好,这很像很多小说里的机甲一样,可以用于大规模遭遇战或者星战都是可以的。用于巷战,呵呵,一颗子弹就打的看不见了的东西能好用么。 
   
  技术宅竟然能搞出人工智能,竟然还要人一个个的教他识物,是不是有点low了,这个不是应该作为最基本的词典存进去么,难道因为查比太高端只能采用神经的方法记忆了。。。而且查比在开始的时候学的太快,后面则学的太慢。 
   
  最后技术宅传输的时候是一传输就死了,查比也是一传输就挂了,妈妈则是在或者的时候保存了个备份在U盘里,是不是还有待研究。 


=====


  不论是生命还是意识,肉体终将过去——《超能查派 Chappie》 
   
  首先先吐槽一下这个译名,只看文字,“超能查派”,我还心想这是讲未来世界里居委会被机器人统治后组织了一支民间搜查队的故事吧,超能查的一派,到底是有多能查? 
  其次是刚看完时随手吐槽的短评,虽然苹果机不能换电池真是太不合理了,但是有了Siri云备份只要换台新机就可以了,只不过备份的数据线得用又大又笨又丑的安卓机的原装数据线才行。 
  最后强调一句,文中不可避免地涉及了大量的【【【剧透】】】,我尝试之后发现无法把一定会影响观影体验的剧情细节抹去,所以如果你准备继续往下看,不要后悔。 
   
  以上。是为记。 
   
  欲扬先抑,在正文最开始,说明一点: 
  Chappie的剧本里有一个巨大的漏洞和若干不能说是无伤大雅的槽点。 
  但由于电影的主题并不在于给出一个闭合的世界观,而在于提出一些问题并给出一些可能,所以这些硬伤倒也可以忍受。 
   
  整部电影的风格,节奏非常快,煽情非常短,120分钟的电影前一个半小时基本上都是爆米花级别的,直到最后几乎是连续出现了一共4个镜头让人印象特别深刻。这4个镜头分别提出了4个问题,这4个问题从第1个开始就已经超越了近十年的机器人主题的科幻电影,而后3个又依次超越了前1个。这只是我个人看法,别人未必赞同,但不可否认的是,这4个问题里,没有一个是好回答的。 
  (强调一下,攻壳机动队和EVA这两个系列我都没有完整看过,所以此处比较不包括这两部。如果大家觉得有其他也很牛逼的片子,欢迎使劲推荐欢迎交流,如果推荐不出来却只是留言说“呵呵这根本不算什么我看过更好的”,那我只好觉得你是傻逼。抱歉。望见谅。) 
   
  问题一:你作为造物主,造我出来就是为了让我死么? 
  可能我看片看书不够多,但Chappie向男主maker问出这个问题时,我确实发现自己从未这样思考过。 
  很多电影受限于时代背景或者导演三观甚至是商业诉求,往往会将非人生物设定为敌对力量,而且越是智能就越是邪恶,比如《独立日》。 
  有时又会完全反其道而行之,把非人智慧设定得呆萌无害,比如《ET》。 
  连《终结者》这种划时代的三部曲,也仅将机器人简单地划分为预设正邪立场的不知疲惫的杀戮机器。 
  而涉及到机器人生命伦理命题的《人工智能》,更多地也是站在人类的视角去审视,机器人作为外来者,是否能够融入人类社会。 
  总的来说,个人觉得这些故事都是站在人类的角度上,去反思人类作为生物智能和人工智能的博弈参与者,如何看待对方以及如何应对自身的未来。 
  个人觉得最接近Chappie中第一个问题的桥段,出现在异形前传《普罗米修斯 Prometheus》中。地球人作为更高文明水平的巨人族当年无心插柳而繁衍出的智慧生物,一直在星际旅行时苦苦思索巨人族为什么要制造出人类,而为什么又要毁灭人类。作为人类奴仆和工具而被发明出来、但又存在自我意识且不受三定律限制的生化人便在聊天时问地球人,那你们人类为什么要制造出我们生化人呢?人类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中包裹的嵌套迭代和蕴含的巨大危险,只是轻描淡写地说”Because we can”“因为我们有这个能力”。多么自负而又可耻的回答啊,原来我的生命我的世界我的一切,不过是你为了证明自己有这个能力而带来的副产物?那么,生化人和导演都没有在片中继续聊下去,但结论却如此显而易见,你们人类也不过是巨人族尸首分解时赘生出的低劣蛆虫罢了,呵呵去你妈的吧,生化人假借异形之手,终结了这个探索自己生命起源的人类小分队。 
  另外值得一提并且推荐一看的,是前段时间的西班牙小众片《机器纪元Autómata》。除去整体特效和演员的平平无奇,以及不知是编剧实力还是刻意为之的剧情张力略显松弛,这部电影比较直接地涉及到了机器人生命哲学的问题。那就是,类似于本片的第一个问题所问的那样: 
  人类费尽心力将人工智能发明出来并赋予其思考和感知的自由意识,且不论目的是什么,只问造物者可曾考虑过被造者的感受? 
  当观众随着演员在银幕上为假想未来中很可能必然会发生的等同于甚至超越人类的人工智能问世而或激动或恐慌时,可曾有人想过这个被创造出来的、独立的、平等的、与你们人类几乎享有一样权利的“生命”,它有什么感受? 
  这个问题本身就已经如此尖锐和讽刺,导演却还要刻意让一个刚刚赢得了所有观众喜爱的有着超人智力和儿童心绪的外形如此符合人类审美的无辜的机器人来质问。 
  这可能也和我个人经历有关,我一直觉得生孩子虽然是一个看似无比寻常所有人几乎都会去做的事情,但我们却似乎永远没有办法去询问这些即将被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并且终将掌管这个世界的新生命们:你们可愿意?
  你们可愿意来到这世上,品尝一切美好与苦涩? 
  你们可愿意来到这世上,感受所有欢欣和悲痛? 
  你们可愿意来到这世上,哪怕这世界过去、现在、将来都永远充斥着残缺? 
  你们可愿意来到这世上,在我们未经你们的许可就已经把你们带来之后? 
  你们可愿意?我真的很想知道答案,可我却真的不敢去问,万一,你们不愿意呢。 
  剧情到这里,对我来说它已经是一部近期无法超越的4星电影了。《机器纪元》在提出了机械文明将如何与生物文明相处的命题之后,镜头上拉音乐响起,所有人目送着一大一小两台机器跨过核辐射遍布的干涸河床,向着断裂的大陆和不可知的未来走去,当它们若干年后再次来到这文明交汇的边界时,等待人类和机器人的,又是什么?出字幕。散场。 
  然而,Chappie的导演远远不满足于此,在观众没来得及回味过来时,他马上就提出了下一个问题。而与第2个问题相比,第1个问题简直可以说是无关痛痒。 
   
  问题二:我是一个人类,但我的意识现在存在于一个机器人体内,我成了什么? 
  Chappie提出了问题1之后没过几秒,金刚狼操纵的又大又笨又丑的战争机器就杀到了,导演开始安排剧组四处炸布景烧钱。导演根本没打算让观众去想想第1个问题的答案,可能很多人还没来得及听清问题,剧情就已经急转直下。 
  Maker腹部中弹失血过多眼看就不行了,Chappie带着他来到了仅剩的一台未投入实战的test机器躯壳前。在谁先“转世”这个问题上,一人一机没有过多地涉及到“孔融让梨”式的客套,情况也不允许。在Chappie电量低得已经见红而maker血量也基本见底的情况下,这个让人喜欢的天才儿童Chappie在没有想到后备方案的时候就已经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放弃自己先救人类。这个段落在“正常”的煽情电影里完全可以大书特书,Chappie是不是因为感恩于maker赋予了自己生命然后在CPU里回闪一些美好的画面?还是因为Chappie还没怎么享受过生命的美好所以对生命没人类那么留恋?还是因为maker这厮妈的已经晕过去休克了就像两个人面对面走单行道结果对方是瞎子所以你只好自己让路一样迫于道德上的无奈?还是心胸狭隘的编辑出于人类中心主义的立场强烈要求在女朋友问到保人类还是保机器人时一定要保前者?还是腹黑的导演已经准备好把人人喜爱的Chappie在结尾弄死用眼泪换票房?可是没有,导演压根没给这个包袱有打开的机会,maker的意识传输就已经完成了。 
  我真他妈喜欢这个导演。剧情紧张的时候,不读进度条不走秒直接切下一镜的导演都是纯爷们儿! 
  Maker在机械身体里站起来了,动作有点滑稽。镜头一拉,这厮扭头去看自己已经死去的肉体,慢慢伸出手去,不可置信地摸了一下曾经的自己。然后他问了一句,(大约是)“我成了什么?这将改变什么?” 
  Chappie的回答简明扼要,你从此永生了maker,恭喜你。是的,作为一个内心无比庸俗的人类,我脑子里最大的疑问恐怕确实就是:maker以后怎么做爱?好吧,就算不做爱,那吃饭的乐趣也没有了,更不要说健身、洗澡、按摩、晒太阳、挤地铁之类的娱乐活动。 
  “我成了什么”,是一个人类,还是一个机器人,还是一个寄生在机器躯壳里的人类意识?我的思维是否曾经受限于劣质的人类大脑,而现在有了Chappie一般的CPU我是不是拥有了人工智能级别的智慧?我还有意识,可是我还有生命嘛?那死掉的肉体又是什么?生命不是肉体只是意识的话,人类究竟是生命还是意识呢? 
  “这将改变什么”,全人类?一切生物文明?导演又来劲了,根本不给你机会,赶紧往下演,拍完这段就派盒饭了。真他妈敬业啊。 
  Maker刚才还失血过多装昏迷,现在换了套QQ会员皮肤马上就生龙活虎了,瞬间想到了如何解决老婆难产是保大还是保小的问题。于是把Chappie也接上安卓机备份数据线,把这个硬件脑袋里的定制化之后的Siri rom云备份并传输到了一台新iphone上。你刚想要紧张一下,担心我靠这个云备份app靠谱嘛,数据线已经识别了嘛,是不是还要装新驱动啊,要不要先在手机上点一下确认才能开始传输呀,会不会像360那样盗窃用户隐私或者植入什么木马在机器人屁股上留个后门呀,云端空间够嘛会不会从来没有签过到所以只能传输半个压缩包大小最后文件解压出错把Chappie搞成偏瘫啊? 
  切,拿衣服,镜头一转maker闪着橙子一般的光芒跑到小巷子里,Chappie也带着新的QQ会员皮肤已经站起来了。导演你这么讲故事的话根本没法进广告你知道嘛?赞助商已经把客服热线都他妈打爆了! 
  说他胖他还喘上了,一个新生的机器人和一个机器人新生牵着手撒着腿不知道是不是还摘了一朵小焚发开始了夕阳下的奔跑,那是全人类眼看就要逝去的青春。 
  不说了,心滴血,第3个问题如期而至。 
   
  问题三:妈妈死了,没关系,重新造一台不锈钢的吧? 
  Chappie第一次拿出那个洋娃娃的时候,我就觉得编剧真是好坏好坏的,非要在这么一个弥漫着后工业时代分崩离析气息的废弃工厂里生硬地塞进一个长得跟mama一模一样的不知道什么玩偶。女主化妆化成这个死样不会就是为了方便跟洋娃娃配套吧? 
  往后一看,我靠还真是啊!daddy火化各种遗物的时候,游戏画面右上方突然弹出一个巨大的对话框,提醒玩家“剧情道具【妈妈的意识-1024T usb8.0 金士顿炒大米U盘】已入手”,现场观众泣不成声,心想我操这次总算是打出了happy ending啊没有浪费一路的读档。 
  日语里将玩偶写作“人形”,真是太贴切了,有种诡异的美感。mama下葬时,这种人与人形之间的隐喻越来越明显。长得像洋娃娃一样的妈妈,长得像妈妈一样的洋娃娃。肉体的人已经过去了,钛合金的人形已经生产出来。 
  这个新生的机器人和机器人新生站在刚刚经历了生离死别却又重新燃起希望的男人身后,它们面无表情,他却略带欢欣,仿佛肉体的死去,只为迎接机械永生的到来。 
  Mama,你唱着洋娃娃的歌,来和Chappie永远生活在一起,好不好? 
  昨天看到这里时,那个人形面具的造型,真是像极了恐怖谷效应里应有的样子。想起《钢之炼金术士》里是一个肉身和一个变成机械的肉身想要召回母亲的肉体,而这里却是一个机械和一个变成机械的肉身想要创造母亲的机械,很有趣的巧合。但不论如何,人之所以从刚出生时的白板成为后来独一无二的个体,并不是因为肉体,而是记忆,而是意识,对嘛? 
  动物心理学家哈洛曾经做过一个恒河猴母爱剥夺实验,将新生的小猴子从母亲身边带走,在笼子中提供两个假的母亲,一个是铺了毛茸茸皮革的铁架子,另一个是空铁架子上面放了奶瓶。小猴子吃奶的时候会跑到空架子上去,但吃完就会再回到毛茸茸的铁架子上,去寻找母亲的感觉。所以真的嘛?你之所以为你,真的只是因为你的内在的意识么?那为什么《大话西游》里紫霞和猪八戒互换身体之后,你也跟着至尊宝一起吐了? 
  今天太巧了,正好是母亲节。社会心理学领域的研究一再发现,有别于个人主义盛行的西方社会,在更注重人际关系的传统文化中,中国人的自我意识成分中直接包含了母亲,正如母亲在想到自己的时候同时就会想到子女。这真的已经不是血浓于水的层面了,这种母子母女之间的联系已经超越了生理因素,直接根植在我们每个人的意识里,虽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意识,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所以问题来了,Chappie本来就是个机器人,它自然不存在这样的顾虑和担心,如果mama死了,就重新造一台不锈钢的好了。可是,如果遇到这个问题的人,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是你呢? 
  背后更可怕的问题是,观众在这个时候再次掉进了导演的陷阱里,导演只是给出了一个复活mama的可能性,并且幸存的三个“人”都热切盼望着mama的重生。然而,正如问题1中提到的,造物者在造物时,可曾想过被造者的感受?mama愿意以机器人的形态,重新回到这个世界嘛?而且是以一种不可能自然消亡的永生不死的仿佛诅咒的形态?她还怎么抹指甲油、吃棒棒糖、梳难看的辫子、染恶心的头发?Chappie有这个权利嘛?daddy有嘛? 
  突然间,问题2也再次出现在了面前,如果mama真的唱着洋娃娃的歌复活了,她成了什么?maker只是在濒死之际完整地传输了实时的意识状态,理论上他的时间线是没有断裂的,不存在读档的问题。而mama是真真切切地死了一次,意识的存档之后又发生了太多刻骨铭心的事情,daddy为了她而准备牺牲,她为了daddy而不顾一切,这些在重新读档之后,都被抹掉了,永远地抹掉了。那么,这个复活的她,还是她嘛?她成了什么? 
  一艘船,不停地拆下它的部件换上新的部件,到最后所有部件都被替换了,这还是原来的船嘛?如果拆下来的部件全部都再组装起来,再变成一艘完整的船,那么这艘“新”船和那艘“旧”船,哪个才是真正的原来的那艘船? 
   
  问题四:全人类呢? 
  这个问题事实上并未被问出。影片最后两个机器人和一个男人开始着手复活那个死去的女人的事情,而全人类社会并没有意识到“意识”已经可以随意传输、maker已经机械化、Chappie已经真正意义上永生不死、已死之人也行将复活,他们还在单纯地追寻那个参与了犯罪的前机械警察。 
  在全人类回答这个问题之前,首先要面临这个问题的,是daddy的角色。他将滑稽地坐在三台机器中间,孤独地宣称自己才是主流人群。随着他日渐衰老、生病、虚弱、死去,不论愿意或不愿意,他很可能都将被迫加入机械生命的群体。因为即使机器人没法做爱没法吃饭,可没有哪个终将死去的生命,能够在一开始就抵挡得住,永生的诱惑,和诅咒。 
  出字幕的时候,我脑补出的是这样的画面。 
  夕阳西下,废弃的工厂外,安放着美国小子永远不会再醒来的意识,一个新生的机器人、一个机器人新生、一个男人、一个复活的女机器人,围坐在桌前打麻将。 
  “幺鸡。”maker出牌。 
  “和了。”Chappie说,“我和了你的幺鸡。” 
  “真他妈的见鬼,”daddy把烟扔在maker的机械脸上,“你们他妈的是不是串通好了赢我?把把都是幺鸡,你怎么这么爱送鸡?” 
  Mama接着说,“你可别忘了,maker第一次送给Chappie的礼物,就是一只惨叫鸡。” 
  “可现在惨叫的是daddy了”,Chappie边洗牌边说,“不过我不明白中国人怎么想的,一条为什么是幺鸡,为什么是鸡呢?为什么不可以是别的。” 
  “别的什么?黑羊么?Black sheep?”maker指指自己,“我是第一只black sheep吧,原本我只是一只鸡,可你把我变成了黑羊。” 
  “难道我也算黑羊么?”复活的mama摊开双手,改良的面罩上居然做出了细微的表情,“但我觉得,在这里,”她扭头看着daddy,“你才是真正的黑羊吧?” 
  “哈哈哈,他妈的,操,一只黑羊拿了一只鸡的鸡,然后把这只鸡也变成了一只黑羊,这只黑羊还给了那只黑羊一只幺鸡,然后又一只黑羊说我才是真正的黑羊。亲爱的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嘛?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嘛?夯?”daddy比划着桌上的匕首,“你们是不是有人想睡觉?” 
  “对,你才是黑羊。”maker橙色脑袋上的液晶显示屏挤出了两只三角形的小眼睛,眉毛还一动一动的,仿佛他最初设计自己的新身体时,就已经想好了现在怎么做这个动作。 
  “哈,书呆子,来吧,来吧,我们看谁是黑羊,看谁先睡着。” 
  机械的笑声远远地传出去,只有路过的流浪狗受到了惊吓,警觉地看了看周围,继续翻找垃圾桶。 
  而更远的地方,有着稀疏的和繁茂的灯光的人类城市里,这些终日奔波后回到家中的肉体还浑然不觉,他们的历史,已经永远地成为了过去。



  *以下包含剧透* 
   
   
  其实导演早已通过若干种方式暗示我们“这只是我少女心发作拍出的电影请不要太认真”了。片头出来的时候可是粉蓝+粉红的可爱字体啊!嗲到心颤。再看看机器人设计师鼓捣出的警用机器人居然是兔耳?兔耳!请告诉我兔耳除了卖萌意义何在。后面的情节出现了“受惊的小鹿”版机器人、乖乖坐着画画的机器人、被无良“老爹”坑一脸的机器人、被休杰克曼按在地下哔——惊恐地喊着不要不要的机器人、靠床头听妈妈讲故事的机器人、把娃娃藏在身后不好意思给人看的机器人、金链非主流机器人……把一个AI整成这样,我整个人都不好了。再把以上情节带入Copley,顿时笑成了狗。 
   
  就连片尾字幕都是粉粉的,仿佛是让观众看到结局受惊之余再一次体会到——导演只是个拥有少女心的机器人痴汉,请放过他。 
   
  这可能是近来科幻片里最简单粗暴、丧心病狂、细思恐极的结局了。意识转移这个梗其他科幻片要用一部电影讲,这部直接插个线,拷贝个文件,刷的意识就从有机转无机或无机转无机了,永生根本不是事儿。所以你看,史上最倒霉AI创造者——在公司被壮汉欺负、心血遭打劫、心血学坏、毕生设计在心机壮汉手中毁于一旦——一秒变成最幸福。轻轻松松跨越人机界限,打破生殖隔离(你在暗示什么!),和自己的作品一样成为了比人类更先进高端的永生AI,从此可以没羞没臊地一起玩耍、躲避当局通缉,并可能会制造更多同类。 
   
  典型的Us against the world梗。 
   
  一点都不担心没有机器人三法则的束缚大家会不会一起干掉人类呢。 
   
  一点都不奇怪为什么在经历了机器人集体报废和机器人打劫事件后人类居然还在制造(更)类人的机器人呢。 
   
  算了,不要太认真,导演只是暗示观众一切皆有可能,哪怕你是人,他是机——而且角色死亡的悲情结局被导演硬生生扳成了Happy ending,我这是在看迪斯尼吗。因此一部大家本以为会深刻严肃探讨人工智能的电影,到最后成了一部人机__情轻喜剧。 
   
  Neill的电影总是个人风格十足,辨识度极高,出道三部长片都是脏乱差+黑科技,好比看到一只炫酷炸天的机器人在扫厕所。我们从中可以感受到他对约翰内斯堡这片土地爱得深沉,对这片土地上特有的金链非主流群众爱得深沉,因此就算影片涉及高科技话题,也一定会拍出符合当地、当代特色的“朴素”之感。举个例子,本片中生产Chappie的公司,在一般的科幻电影里估计都会拥有未来感和设计感十足的外表,比如光洁如镜的地面、开阔的空间、金属色的内饰等等。然而在本片中,这公司居然看起来还不如个杂志社,两位首席设计师居然都蹲格子间,Boss办公环境还比不上小学教务主任。这种近未来的设定相当自然(糙),也让Neill的所有电影都显得“人”味比较重,观众因此更有可能把所有的高科技设备都只当成道具,就像扳手或螺丝刀那样,这从某种程度上避免了特效和科技的喧宾夺主,让我们得以好好感受人物的塑造和发展。 
   
  以人为本显然是导演的核心主题之一。片头Chappie中的“i”是个跳脱的粉色字,代表了(可爱的)“自我意识”的觉醒。Chappie的身体是机器,但思维更近人。他在诞生之初和孩童一样是一张白纸,全靠接收外界信息构建自己的知识。他像所有孩子一样易被影响,趋利避害,更愿意相信甜言蜜语而非残酷的真相(比起创造者的谆谆教诲更想相信不靠谱“老爹”能救自己)。“上学第一天”,人类对机器的憎恨给他上了一课,他在谩骂和攻击中落荒而逃,三观崩溃,第一次体会到了“恶意”的概念,这个概念似乎只存在于人类社会,多数存在于人和他们不了解并害怕的事物之间。影片本可以在这个方面多做探讨,然而却浅尝辄止,有点遗憾。可能导演还是想重点表现一个角色的成长,而非从更宏大的视角探讨AI或者人机关系这些太过复杂的议题。因此,爆红的AI威胁论在片中几乎未提,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特殊的儿童在复杂社会中的成长。“真正代表你的是你的内在,而非外表”。从这点上看,Chappie拥有人类之心,算是人类角色了。 
   
  没人知道把一个没有初始设定的AI丢给罪犯调教会如何,这简直细思恐极,然而Neill却大胆地设想了——人之初,性本善,Chappie和心智健全的人一样,期待关爱和柔声细语,对暴力敬而远之,除非事关生死。不同于机器人三法则约束下的机器,Chappie和人一样有自私的一面,和人一样会为了生存伤害别人,这越界了!导演!越界了!导演居然敢让一个纯洁的少年在教唆下变坏,除了对真正的父亲出言不逊外,居然还参与犯罪,这和别的主流电影不一样吧。真正的好莱坞流水线作品难道不该让Chappie在伤人前显示器上浮现出好人的劝慰并一秒悔改吗,难道不该在为亲人复仇时对仇家冷冷地说一句“我不是你这种人”之后扬长而去而非施以老拳吗。因此我想说,这设定非常有种。拥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选择攻击人类以延长自己寿命,不管是不是被坏人教唆,但他终究凭自由意志做出了这种选择——这样的剧情终究会让一个人类观众不适,但是别忘了,在这个剧本里,Chappie是人,而这种“自私”正是让他与众不同的地方,正是区分他和其他机器人的地方,只有拥有自我意识的人类会这么做。 
   
  光是这个“后天教育影响人格形成”的故事其实足够撑起一部电影了,但是没有真正的反派似乎缺了点什么,因此休杰克曼饰演的(这么性感你还做码农?)反派就派上了用场。这个人物的设定依然很现实,尽管他反AI,并设计报销了所有机器警察,让全城陷入水深火热,似乎很邪恶很厉害的样子,但他并非那种想毁灭世界的神经病,他只是——想推销自己的产品而已。 
   
  观众简直要抓狂:你那大杀器卖给谁不好,卖给军方不行吗,你把那种看起来就很邪恶的东西卖给警察局不是脑子有坑吗。更可怜的是,这个心机壮汉的大杀器似乎只是个纸老虎,导演几乎就没怎么花心思表现它的碾压效果。打死几个脆弱的人类然后被迷你竞争对手炸飞,并不值得自豪啊这位反派! 
   
  总之,我很欣赏这个另类的人类成长故事,尽管这种风格显然不是人人都爱,屡次强调过头的配乐更让人头痛(没错,就是极乐空间里那种俗到不行还非要找存在感的配乐),粗暴省力的神棍结尾也会令人脱口而出WTF,然而它真实地再现了我们曾有的经历——纯真的开端、感受到爱的温暖、体会到恶的心酸、不明就里的作恶和有意识的自私、脱离正轨但在真正关爱自己的人的影响下摸索回来。它以一种新的方式,将这些经历投射到一个与众不同的角色身上,以制造另类的感动和萌点。它在带我们认识机器人、认识AI,同时也在认清我们自己。 
   
  当然,我更忘不了它戳到我心灵的那一刻。Chappie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看到或友善或警惕的陌生面孔,颤颤巍巍地说出第一个词“Watch”,然后它紧紧追随自己认识的人,仿佛眼前的小世界就是他的一切——不知为何这让我想到了《我,机器人》的第一个故事《小机》。真正伟大的人机关系有时就是如此简单:你是我的一切,我是你的全部。当然,导演在此基础上更进了一步,他居然牺牲了逻辑,让碳基和硅基终于在一起了。 
   
  ==== 
  ps. 有两个游戏和导演的风格特别搭配,一个是脏乱差+奇葩幽默感的末世生存游戏《辐射》,一个是主角在深夜的小巷没命地跑酷以避免被奇怪的大哥哥们扑倒在地的丧尸生存游戏《Dying Light》。Neill你要不要考虑一下。 
  pps.看电影之前我还感慨说不定Neill可以拍阿西莫夫的机器人系列,后来转念一想,如果他来拍,Copley不是贝莱就是丹尼尔……算了。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