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干倘卖无》歌曲背后的故事 - 小众知识

《酒干倘卖无》歌曲背后的故事

2013年01月27日 14:18:05 苏内容
  标签: 故事
阅读:7328
《酒干倘卖无》由罗大佑与候德健作词,侯德健作曲,台湾女歌手苏芮演唱,飞碟唱片公司发行,是一首励情励志的国语歌曲。
该歌曲是电影《搭错车》的主题曲,此后被多次翻唱,并于1984年获得第三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原创电影歌曲奖。

《酒干倘卖无》是一首80年代从台湾传遍华夏大地的歌曲。“酒干倘卖无”的意思是闽南语“有空酒瓶卖吗?”……





这首歌来自于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个跛脚的老人靠收集空酒瓶养活自己,老人有些聋哑,不会说话,孤单的一个人,生活够苦的了。

有一天他在街上捡到一个孩子,他欣喜异常,认为是上天赐给他唯一的礼物。

老人将孩子带回家,用辛苦收来的空酒瓶,换钱买廉价的奶粉,让那个小女孩活了下来,女孩在6岁的时候捡了一条小狗,取名旺才。

小狗,聋哑老人,小女孩相依为命地生活在一起,小女孩的童年就在那一堆如山的空酒瓶中成长。

天生的好嗓子让她成为聋哑人的传话机,在每个清晨女孩牵着老人,拄着拐杖。

女孩大声的喊着:酒干倘卖无、酒干倘卖无。



再后来,小女孩长大了,恋爱了,她爱上了一个作词家。

年青的作词家一穷二白,但很爱她,带她走进了艺术天地,为她写了很多歌,对老人也非常好,每次来都会帮老人运酒瓶,和老人比划着说话,逗旺才......



然而有一天,女孩成名了,生活发生了质的变化,房子,汽车,周围追求的人......女孩还是很爱男孩,劝他和她一起住进大别墅,不要回酒瓶屋了,因为又聋又哑的父亲,让她觉得羞辱!

男孩不愿意,仍和老人来往,后来女孩越来越忙,名气越来越大,生活完全由经济人安排。


老人想念女儿,央求男孩带他去找女儿,但是还没进演唱会的大门就被哄出来了......


再后来女孩也烦了,丢给老头一笔钱让他不要再打扰,老人擦干了含泪的眼睛,没要女孩的一分钱,走时还留下女孩一直爱吃的一小袋松子!

男孩看不过去了,找女孩理论,女孩心里听不进任何劝言,因为两人地位悬殊,最终只能分手。

但老人终因思念女孩终于病倒了,男孩只好央求女孩,希望她能回家看看老人,女孩没听他的!

就在这时,男孩打听到女孩唱歌的地方,他告诉了老人,老人挣扎着要去看女儿最后一面。

不料走在路上,一辆卡车飞驰过来,眼看就要撞着老人了,老狗旺才猛地拱向了老人,旺才就这样死了。

男孩知道后决定为女孩写最后一首歌,他连夜赶,顶着长期的贫困和思念,在他身体快不行的时候,写下了这首歌,让人送给了那个女孩。

男孩写完歌词后也离开了人世间,演唱会上女孩不情愿地打开纸条,这首歌的歌词大意是:

多么熟悉的声音,
陪我多少年风和雨,
从来不需要想起,
永远也不会忘记。
没有天哪有地,
没有地哪有家,
没有家哪有你,
没有你哪有我,
假如你不曾养育我,
给我温暖的生活,
假如你不曾保护我,
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是你抚养我长大,
陪我说第一句话,
是你给我一个家,
让我与你共同拥有它,
虽然你不能开口
说一句话,
却更能明白人世间的
黑白与真假,
虽然你不会表达你的真情,
却付出了
热忱的生命,
远处传来你
多么熟悉的声音,
让我想起你
多么慈祥的心灵,
什么时候
你再回到我身旁,
让我再和你一起唱,
酒干倘卖无,
酒干倘卖无...........

多年前的往事一一在现,堆积如山的空酒瓶,聋哑的父亲,为了给她买一包松子累晕在酷暑的街头,还有小狗旺才拖着尾巴和她玩耍!......女孩哭了,她终于良心发现,愧疚,伤心,不安!


她反复学着这首歌,最后登台的时候,她通知乐队加最后一首歌《酒干倘卖无》。





女孩忘情地唱着,台下所有的人震惊了,所有的人都流下了眼泪,女孩在台上讲述了自己的身世,然后不顾一切地跑向了医院,她要见自己的父亲。

当老人看到女儿时,一行老泪缓缓从腮边流下,老人什么也说不出口,只是微笑的看着女儿,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着,泣不成声......

这就是《酒干倘卖无》,一个真实的故事......


百善孝为先!

献给所有人!

也许,我们的父母,不曾带给我们优越的环境和更多的财务,但是他们却尽最大的能力,把我们养大,把他们最好的时光和经历都给了我们。

从呱呱坠地到咿呀学语,从慢慢会爬到渐渐行走,再到长大成人,他们付出了毕生经历和心血。

好好爱我们的父母吧,父母的养育恩,我们一辈子也报答不完。



感悟:

看了这个故事,相信今后再听到《酒干倘卖无》,你一定会有更多感动......

但,这远远不够!

歌词唱到:假如你不曾养育我,给我温暖的生活,假如你不曾保护我,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想象一下,假如没有父母,我们的命运会怎样?

父母的养育之恩,不论怎样回报,都还不尽......

感动之余,想一想,如何才能更好地报答父母吧。照顾我们,父母唯恐不及;感恩父母,我们也该唯恐不及!

永远记住一句话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故事主人公 哑叔 是曾参加过 抗日战争的退伍军人,他在一次冲锋时 被敌人用刺刀割断声带,变成了哑巴,他后来 到了台湾,靠捡破瓶子为生,他家里的墙壁 是由一个又一个空酒瓶 叠成的。因为他不能说话,所以只能用唢呐 吹出“酒干倘卖无”的声音。
  穷苦的哑叔有一天去捡破瓶子时 捡到了一个弃婴。是个女孩。女孩身上,有封信,信上写着:“她叫阿美,希望好心人能抚养她成人,好人一生平安”。哑叔他满脸笑容,高兴地把她抱回家去。回到家之后,哑叔和老婆吵了起来,因为老婆实在忍受不了 本来已经 穷困潦倒的家庭还要再抚养多一个人。第二天, 她写了封信 放在桌上,就离开 哑叔 了。
  一个单身而又穷困潦倒的哑叔养育一个未满周岁的婴儿,他每天忙忙碌碌,但看着她一点一点地长大,心里 也是很高兴的。女儿一周岁时终于开口 叫了声 爸爸,这使哑叔激动不已,辛劳化成脸上的喜悦。
  时间又过了几年,某一天,哑叔的邻居捉了一只小狗,跟哑叔商量,准备杀了吃肉,刚把小狗打个半死,趁他们说话的时候,小狗跑到正在写作业的阿美身旁,阿美看到了受伤的小狗,觉得很可怜,便要求哑叔把小狗留下养了起来,取名来福。
  不变的是哑叔依然慈爱善良,家里依然不富裕,墙依然是那些酒瓶子。哑叔就那样用每日赚得的那一点点钱,养大了阿美。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斗转星移,时光飞逝,老人鬓已如霜。阿美也长大了,变成了美丽 乖巧,孝顺,开朗,亭亭玉立的少女。哑叔终于苍老。皱纹,白发,瘦弱,老态龙钟。当日那留得一命的小狗也已成了威武的大狼狗。
  阿美爱唱歌,有一把好嗓子。她后来结识了一个青年,英俊而有才华。只是,怀才不遇,仅仅是个未成名的词曲作者。他们彼此志同道合,情投意合,常常在一起,说些音乐,一起唱唱歌。
  阿美越唱越出色了。后来,她终于成名。由穷苦朴素,变得亮丽耀眼。可却忙得没有时间回家,没有时间陪伴哑叔,没有时间和青年在一起。阿美和青年甚至有了争吵。他们的距离越来越远了。直到最后,阿美成了红透半边天的女歌星,而青年依旧是济济无名地涂写些词曲。
  阿美出了名,却失去了自由,经纪人不许她回家,不许她和青年来往,更不许她和哑叔见面。因为,一个大明星,怎堪有个贫穷的家,怎堪有个没前途的男友,怎堪有个残疾的老父。那样,说是会影响她在歌迷心目中的形象。
  有一日,阿美召开记者招待会,哑叔和邻居阿明 用尽了最大的努力 穿着了最体面的装束去记者招待会。
  久已不见,老人颤巍巍、激动地含笑看着女儿,渴望再次看到她叫他一声爸。阿美的经纪人在旁边一直阻止少女与这破落的老人相认。镁光灯闪耀,阿美走去想拥抱老人却被经纪人拦住。现场骚乱,哑叔的邻居阿明开始叫嚣少女为什么不认爸爸。哑叔他害怕影响女儿的前程,于是推着邻居离开了。
  破旧的家中,一下子变得寂静,没有了女孩的欢声笑语,只剩无边的空洞。哑叔落寞的身影,和那只养了多年的来福,同样低着头,仿佛知道主人的心痛。
  一天,哑叔在散步的时候 一辆摩托车疾驰过来,哑叔因为 时时刻刻 惦念着女儿,而没有留意 那狂啸的马达声。来福一个飞奔,扑向哑叔的背后,把主人推到路边,而自己被摩托车撞飞,轧过,从肚子一碾,翻了个身,躺在路边,腹部起伏,满地是血。
  至今我仍在想,不知那个镜头是不是真的,拍摄时是不是真的让一辆摩托车碾过那只狗的腹部。那个镜头那么真,真得让我揪心。
  哑叔把来福带回了家。兽医摇摇头,意思是没救了。
  来福躺在桌子上,满身是血,身体一起一伏地急促呼吸,一双眼睛凄楚而痛苦地看着主人。哑叔老泪纵横。总归是要死,与其让它忍受疼痛的煎熬,不如让它痛快地离去。哑叔痛苦地举起了一根棍子,犹豫着,然后狠狠地朝来福的头部砸去……,与哑叔相依唯命的来福 也离开这个世上了,使哑叔 处境更加凄凉。
  一边,是落幕般的清冷;一边,是舞台上的喧嚣。
  一边,是曲终人散的凄凉;一边,是好戏开幕的热烈。
  一边,是失去的悲伤;一边,是成功的喜悦。
  阿美终于成了台湾当红的歌星,阿美 吩咐 经纪人带20万(70年代的20万应该等于现在不少钱了)给哑叔,希望哑叔 能买间新房子,希望他能生活得比以前舒适。阿美并非冷血,她也在无奈中挣扎和矛盾。之后父女俩一直没再见面。阿美的成功,阻断了他们的联系。以至于对老父的疾病,阿美一无所知。
  阿美要开演唱会了。青年为了唤醒阿美,为她写了一首歌,歌名是《酒干倘卖无》。青年在演唱会前把歌送到了她手里。阿美看了歌词,痛哭流涕,她不停地学唱那首歌,父亲辛苦抚养她长大的一幕幕全都如潮般涌向眼前。
  演唱会开始了,当阿美 唱完第一首歌的时候,哑叔的邻居 阿满嫂 跑来,告诉阿美,哑叔 心脏病发,快不行了,阿美立即 赶去了医院,但演唱会 尚没结束,经纪人唯有找公司里别的歌星上来替场。
  阿美 赶到了医院,终于见到父亲了,阿美 连喊 爸,爸, 可是 此时 哑叔 已经 奄奄一息了。 哑叔 去世时 也看不到 女儿最后一面,阿美她也 痛哭流泪 伤痛欲绝。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