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古拉特斯拉——一个被严重低估的天才! - 小众知识

尼古拉特斯拉——一个被严重低估的天才!

2013年01月27日 14:18:05 苏内容
  标签: 特斯拉/天才
阅读:7328

提到特斯拉,你会想到什么,大多数人会直接关联到享誉全球的特斯拉汽车。殊不知,这款电动车先驱正是伊隆•马斯克为了纪念自己的精神偶像——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而命名,物理学上的磁场单位特斯拉指的也是他。手机、电视、电脑、GPS…这些日常应用都在一定程度上依托于特斯拉的发明,可以说,我们每个人,都活在他的预言里。

 


  特斯拉,首席天才科学家。第一张X射线图、人工闪电、无线通信、交流电、原子弹、氢弹、无线电、雷达、人造卫星、深海机器人以及著名的尼亚加拉水电站…除去那些受限于当时的环境条件与技术基础而未能在他有生之年实现的众多发明,这只是特斯拉1000多项发明中的一小部分。

 

 

来自未来的先知

 

  尼古拉•特斯拉,南斯拉夫人,家中排行老四,在捷克受教育,于1891年入籍美国。父亲是神父,外公也是神父,这可能是造就特斯拉这位未来先知的原因之一。之所以称他为先知,是因为他不仅准确预测了第一次世界大战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起始时间、发生地点,也预言了泰坦尼克号的沉没,并阻止了当时全球经济的主导人物——摩根(J.Pierpont Morgan)登上这艘命运之轮,从而避免了一场金融浩劫。据说,特斯拉母亲去世前,也曾和他“打过招呼”。


23岁的特拉斯

 

  年少时,特斯拉就已经通晓包括英语、法语、德语在内的八种语言,喜欢读书、玩牌,拥有浑然天成的儒雅气质。他曾在格拉茨理工大学与布拉格大学攻读电学、物理等课程,时间都没超过一年,但是学校还是悄悄发给他学位,因为他已经修完了所有的学习课程。特斯拉可以说是实至名归的科学狂人,直到后来的发明井喷期,他每天只休息2个小时,不愿把时间花在除了实验以外的地方,也终身未娶。

 


  从童年开始,特斯拉就时常莫名地看到强烈闪光,伴着各种奇特而逼真的景象,他将其解释为大脑在高度亢奋情况下视网膜的反射作用,而我们可以将之定义为“灵光一现”,因为这应该源于他堪比3D的想象力:他的发明从不需要图纸与模型,只需要在脑中定稿,想象出发明的尺寸与比例,就可以精准地付诸实践,比如涡轮发动机的发明。

 

光与电的传奇

 

  除去那些振聋发聩的研究成果,光与电贯穿了特斯拉科学生涯的始终,交流发电机、发动机、变压器无疑是最有价值的发明。其中,“特斯拉线圈”就是一种特别的变压器,它可以将低压转化为百万伏的高频电压,甚至击穿空气,形成闪电,所以也可以称之为人工闪电制造器。

 


  在他看来,自然界蕴藏着无穷无尽的各种资源,包括源源不断的电能,如果实现了电能的无线且远距离输送,人类的生活将完全是另外一种光景。之后,特斯拉发现电荷可通过地面传播,并在尝试了一系列危险实验之后,最终于科罗拉多的多山地区造出了球形闪电,成就了人造闪电的最早历史记录。

 


  1901年,特斯拉更是在摩根的资助下建立了沃登克里弗巨塔(Wardenclyffe Tower),这座塔最初是为了建设无线广播系统,但后来更多用于无线电传输实验,不少人甚至猜测通古斯大爆炸也是这座塔的杰作。在特斯拉的构想中,通过数个巨塔的建设,无论是文字、画面还是音乐,只要利用无线电,既可以实现全球互连。虽然这在当时没有实现,但毫无疑问成为了互联网的最初构想。

 


沃登克里弗巨塔(Wardenclyffe Tower)

 

  100多年前,也就是1908年,在西伯利亚通古斯河畔,伴随着强烈白光的巨响震彻天际,草木焦灼,气温烤人,这就是与巨型氢弹有着同等威力的通古斯大爆炸。至今也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这就是特斯拉所为,但是如果他愿意,也确实有实力玩这样一场游戏。

 


  在物理学家们看来,整个地球是一个巨大的磁场,而在这个磁场中有一个穿过通古斯的磁力圈。在电流产生之后,可利用沃登克里弗巨塔的放大作用,转化为强大的电能,并通过计算将这股电流精确地导到通古斯这片荒芜的土地。

 

一个让爱迪生又爱又恨的天才

 

  居里夫人于1911年获得诺贝尔化学奖,威廉•劳伦斯•布拉格(William Lawrence Bragg)成为最年轻的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这都离不开特斯拉的推荐。特斯拉前前后后共11次被授予诺贝尔奖,但都没有接受,要么让贤,要么直接拒绝。所以在他75岁大寿之际,8位因他而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都为他送上了感谢函。

 


  1912年,他与爱迪生同时被授予诺贝尔物理学奖,但最终双方都因不愿共享而放弃。对于普通科学家来说,获得诺贝尔奖可能用尽一生的力气,而对于特斯拉而言,收获诺贝尔奖就如同家常便饭一般容易,如果饭菜不合口味,他宁愿放弃。

 


图左为爱迪生,图右是特斯拉

 

  托马斯•爱迪生以白炽灯改变了世界,同时也是商业巨子、杰出的企业家,与之相比,特斯拉则是更纯粹的科学天才。1884年,特斯拉为了制造交流电的发电机,投奔爱迪生所在的财团,一年之间发明了24项专利,但以直流电闻名世界的爱迪生显然不能欣然接受可远距离传输的交流电的挑战,电流大战一发不可收拾。最为惨烈时,爱迪生甚至在动物与人身上用上电刑,以此证明交流电的危险与可怕。

 


  与之相对,特斯拉在自己身上实验,表明只要善用交流电完全没有危险。特别是1893年的哥伦比亚博览会,特斯拉帮助伯乐——威斯汀豪斯(George Westinghouse)的西屋公司,以50万美金的差距PK掉了爱迪生组建的通用电气公司,赢得了此次博览会电力系统的供应权,并应用交流发电机完美呈现了绚烂夺目的灯景,为城市文明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其实,两个人的梁子早在特斯拉大放异彩之初就已经结下了。谁能知道,爱迪生的名句——“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但那百分之一的灵感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都要重要。”最初就是为特斯拉量身定制,以此讽刺特斯拉只知道努力。

 


  最终,两个人的破冰是在1916年,当时特斯拉出席“爱迪生奖”的颁奖典礼(也是被迫参加),并在得奖之后大方肯定了爱迪生对科学界做出的贡献,两人的关系开始慢慢缓和。此后的日子,爱迪生也不止一次表达了对特斯拉不敬的愧疚和悔意。

 

有人称他为多国间谍,我愿尊其为科技大神

 

  为什么一个伟大的发明家,却默默无闻地淹没在历史长河里?这与他生前参与的军事活动不无关系。喷气式飞机、遥控鱼雷、气垫船、隐身军舰、光束武器…这些发明对于各个国家军方来说,具有致命的的吸引力,他们都竞相研究特斯拉这朵“奇葩”的作品。

 


  20世纪初,特斯拉就与在美的德国间谍交好(当时特斯拉还不知道他们是间谍),所以后来人们也可以从德国飞碟上看到特斯拉早期发明构想的影子。而他自己也是苏维埃新政权的组织成员,同时又游走在英国、美国之间,把提供给美国的各种专利发明,一视同仁地向苏联、英国、德国等美国的潜在敌国供应。

 


  乍一看,你会认为他是个疯子,然而真相是:他希望世界和平。在他看来,世界大战爆发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各国实力的参差不齐,如果避免了一方独大,世界和平也就不再遥不可及,所以他一直在利用自己的发明均衡各国势力。

 

 

为了纪念特斯拉发行的塞尔维亚纸币

 

  “越有钱越抠门”是许多富人的习性,但特斯拉完全是个“异类”。论富有,只要他想富,整个世界都阻止不了他。单是交流电的专利费,就能让特斯拉一年之间跃升世界首富,而这只是他众多发明的冰山一角。但是,特斯拉倡导“共同富裕”,并一直在践行这一理念:他的各种专利以及相关成果收益,除了用于基本的生活开销与设备应用,都尽数捐给了各个贫困国家。

 


  特斯拉在纽约人饭店的3327渡过了人生最后的十年时光,于1943年离世。在他去世以后,FBI控制了特斯拉生前的各种设计图纸与研究成果,并使其成为了绝对机密,他的各种事迹也从历史抹去。他不畏强权,公然撕毁了交流电的发明专利,才有了今天方便低廉的电力应用;他也曾负债累累,疾病缠身,却选择献身科学,倡导和平,一生为世界的发展与进步殚精竭虑,是当之无愧的科技大神。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