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价“救命药”地高辛片、酵母片、硝酸甘油、胃舒平告急 - 小众知识

廉价“救命药”地高辛片、酵母片、硝酸甘油、胃舒平告急

2013年01月27日 14:18:05 苏内容
  标签: 廉价/救命药
阅读:7328

  吃了多年的心脏瓣膜病药买不到了患者一旦断药只剩三个月生命

 

  医生救死扶伤离不开药品,但是近几年一直有个尴尬的问题困扰着患者——一些临床应用比较有效果但价格很低廉的药品停止生产了。今年70岁的南京市民鲁女士患有心脏瓣膜病十多年,一直在服用一种名为“地高辛片”的药物,这种价格只有四五元一瓶的药物,不管是在医院还是药房,突然之间“失踪”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江南时报记者刘丹平

  患者困境

  救命药“玩失踪”,患者生命只有三个月

  家住南京市江宁区的市民鲁女士近日向本报热线反映,70岁的她患有心脏瓣膜病十多年,一直在服用一种名为“地高辛片”的药物,这种药物每瓶的价格只有四五元。然而,最近鲁女士找遍了南京各大小医院和药房,这种药突然之间买不到了。

  “奶奶的药快吃完了,就准备到医院去续开。”鲁女士的孙女告诉记者,“结果医院说没有这个药了,让我们到药店去买。谁知到了药店后,药店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说,医院都没有的药品,药店也不会有的。就这样,现在我们买不到这个药了。”

  记者了解得知,地高辛片这个药对于鲁女士这样的心脏瓣膜病患者来说非常重要,需要长期服用。一旦断药了,那么鲁女士将只有3个月的生命。更要命的是,鲁女士服用的这个地高辛片,目前还没有其他药物可以代替。

  鲁女士一家心急如焚,家里动用所有的亲戚朋友到处购买,甚至托了深圳的朋友在当地寻找,但是仍旧一无所获。

  药厂解释

  该药亏损太严重,暂时减量生产

  如此重要的“救命药”怎么会突然间玩起“失踪”呢?记者联系了药瓶上的生产厂家——上海医药有限公司信谊制药总厂,一位药厂销售工作人员向记者吐露了其中的缘由,“药品的定价太低了,目前地高辛片的定价执行的还是2009年的标准。我印象中这个药在江苏的中标价只有七八元钱,现在我们的成本价格都已经达到60多元了。按照现在这样的价格亏损太严重了,根本没有办法供应。”

  这位销售工作人员还说,由于这十多年不断上涨的原材料和人力成本等因素使得廉价药无利可图。所以很多药企放弃生产供应廉价药。“药企每次招标后,都是强调比基药的价格还低,甚至有低于60%多的,这明显不合理。将利润压得如此之低,卖一瓶亏一瓶,还不如停产。”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说。

  事实上,全国有生产地高辛片批文的药企很多,但都因为成本问题而一个个停产。“我们因为是国企,在尽社会责任,所以我们还在生产。但是产量也不多,目前在江苏只在无锡、苏州等地的药店,投放了一批不同规格、不进医保目录的‘地高辛片’。”上海医药有限公司信谊制药总厂销售工作人员建议鲁女士及其家人到无锡、苏州等地药店再做寻找。

  记者调查

  全国短缺廉价药品达到300多种

  除了地高辛片外,记者还了解到三黄片、黄连上清丸等药品近年来也越来越难买,酵母片、硝酸甘油、胃舒平、心痛定、扑尔敏、感冒通等药也时常出现缺货情况。而非那根、西地兰、回苏灵、银翘冲、维脑路通、七珍丹、维脑路通片、牙周灵片、环丙沙星胶囊、注射用红霉素、葡萄糖酸钙片、复方甘草片等多种廉价药,甚至干脆“绝迹”了。

  南京脑科医院精神二科谢世平主任告诉记者,除了患者,长期坐诊开药的医生也对近年来这种“消失的救命药”深有体会。

  他举例说,“毒扁豆碱”是治疗抗精神病药药物中毒的有效药,但这款药已从药物清单中消失了好几年,更无奈的是,目前并没有有效替代药出现,“这个药价格每针只需要一两元,它是抢救类药,主要是针对抑郁症患者、吃安眠药自杀的患者,抢救时这个针剂能起到很大的作用,但已经好多年没有了。”

  此外,消失的还有一种治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氟哌啶醇”,每针的价格也只有2元多,但庆幸的是,氟哌啶醇有类似可替代药物,但患者要为替代药物多付上10多倍的价钱。

  据不完全统计,全国目前临床上处于短缺的药物品种超过300种,如2013年7月以来,专门治疗甲亢病的临床药品甲巯咪唑(俗称“他巴唑”)在全国多个城市出现短缺;治疗皮肤过敏的扑尔敏、消炎药诺氟沙星等也在短缺药名单之列。

  在2011年,“救心药”鱼精蛋白在全国范围内出现断供的紧张局面。作为心脏外科手术中的常用药,它的价格大约11元/支,这一价格维持了十余年。因鱼精蛋白断货,医院不得不让紧急抢救的病人先用。也有媒体报道,曾有患者家属用原价300倍的价格,私下采购鱼精蛋白。

  专家说法

  取消最高零售价限制

  有望缓解困局

  便宜又有效的廉价药在不断消失,如此尴尬处境将怎样突破?

  今年5月5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从下个月开始,将取消280种低价西药和250种低价中成药的最高零售价限制。

  为此记者采访了中国药科大学医药价格研究所所长常峰,常峰认为,取消最高零售价限制这一举措将有望缓解市面上廉价“救命药”短缺的情况。“药品价格管理过去一直都是用最高零售现价,这有一个相当长的历史,大概持续了十几年。其中不少药品的价格是十几年前定的。价格的确不高,可是这十几年的原材料成本、人工成本都上升了,所以成本和价格就出现了倒挂,因此在市场上消失了也是自然现象。现在将最高零售限价的政策取消之后,随之也将会废止一系列定价文件,这样一来一些经典的老药,很可能重新回归市场。”

  取消最高零售价限制会不会加剧“看病贵”?对此,常峰认为,药品价格合理的上涨未必是坏事。例如,一些低价经典老药价格的合理上涨,有助于解决因历史原因导致的成本与价格倒挂问题,有助于保障这类药品的有效供应,从而可以通过替代较贵的同类药品实现总医药费用的节约;对于罕见病用药,为了保障药品的可及性,允许其合理地提高价格,有利于改善罕见病患者的健康福利。总的来说,取消最高零售现价对于廉价药的回归的确是利好消息。

 

 近日,82岁的市民马大爷通过本报消费维权热线诉说了他的烦心事:一直在服用的"地高辛片",最近一段时间药店买不着,个别医院能买到,价格却暴涨近10倍,让他感到很纳闷:短短月余时间,这药价咋就一改往日"亲民形象",说变脸就变脸,价格从一瓶七八元蹿至70多元。"地高辛片"到底咋了?就此,记者进行了采访。

  药价悬殊如此大

  “上个月买时一瓶也就七八元钱,现在涨到了70多元。”电话那头传来市民马大爷的抱怨声。他告诉记者,由于心脏不好,他常年服用“地高辛片”,平时都是去药店买,可不知啥原因,这种药近来在市场上鲜见身影,他家附近的药店都说“没有货”。无奈之下,5月12日,他去了一趟离家不远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六四医院准备“试试运气”。

  “当时就把我吓了一跳,我以为是自己看错了,两瓶药的价格近150元!”马大爷说,这种上海信谊药厂有限公司生产的“地高辛片”(100片*0.25mg),4月份他在药店买时每瓶的价格为7.5元左右,可当他到了医院,同样是这种药,价格却是74.80元,这其中有何奥妙,他百思不得其解,向药房工作人员咨询,得到的答复是:“电脑系统里就是这个价,我也不知道为啥这么贵。”

  院方发声说原因

  采访中,记者了解得知,上海信谊药厂有限公司生产的“地高辛片”市场零售价约为七八元钱,但向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六四医院药房工作人员了解得知,该院所售的这种药价每瓶为74.80元。同是一种药,药店与医院的零售价为啥悬殊如此之大?

  “上个月我们医院这种药的库存没了,目前药房里的‘地高辛片’是刚进回来的货,进价涨了不少,现行价格是严格按照省物价局的规定标准执行定价的。”二六四医院政治处一位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该院为国家级正规医院,药品的价格均是按照省物价局相关标准制定,不存在价格虚高、私自提价等行为。至于这种药为啥会在短时间内身价暴涨,他表示“不清楚”,但建议记者向制药厂进一步咨询求证。

  记者走访探究竟

  一瓶小小的“地高辛片”真如马大爷所说那样“一药难求”?记者进行了走访。

  18日上午10时许,在省城新建北路的一家“北京同仁堂”,当记者咨询是否有上海产的“地高辛片”时,导购员说:“没有,这种药已经断货一个多月了。”

  随后,记者来到位于五一广场附近的“长城药店”,工作人员同样告诉记者说“没有货”,但向记者表示这种药近期确实比较紧俏,“都一个多月了,每次向上面通报要进货都没结果,不过,下周可能会有货上架。”

  “地高辛片”真的这么难买?记者又走进位于并州西街的“万民药房”,可结果同样令人失望。“原先这个药的市场售价一瓶也就七八元钱,听说后来涨到五六十元了,我们这儿有一年多没卖过这种药了。”这位工作人员如是说。她建议记者去大型医院,或许能买到这种药。

  临近中午,记者又电话咨询了太原市第二人民医院及山医大一院的药房,但得到的答复均是“有一段日子没进过这种药了”。

  药价暴涨为哪般

  采访中,马大爷告诉记者,“地高辛片”是一种用于治疗高血压、瓣膜性心脏病、先天性心脏病等急性和慢性心功能不全的处方药,由于价格较为亲民以及患者用药的持续性,他自己以及身边的不少老年人都长期服用这个药。然而,突如其来的药价上涨让他感到十分意外。眼下,这种药在市内各大药店不好买到,但是到医院购买,价格却贵得离谱,如果长期是这种状况的话,他会在经济上感到“吃不消”。

  断货,涨价,“地高辛片”到底咋了?带着这个问题,记者辗转联系到上海信谊药厂有限公司“地高辛片”的总代理销售商吴先生。“你最好与你们当地的经销商联系一下,你们那里的情况我不了解。”面对记者的提问,吴先生这样说。随后,记者又拨通了“地高辛片”在山西省的两位经销商孙经理及林经理的电话,但对于药品断货以及药价为啥上涨的原因,他们不愿多讲,只是强调“每瓶的进价已涨到70元,人家厂家涨了价,我们也没办法”,并向记者透露,目前这种药的货源的确较为紧俏。

  断货与涨价之间有怎样微妙的关系,记者没有帮读者问出所以然,但是,一种常用药短短月余时间竟出现如此之大的价格涨幅,确实令人吃惊,希望此事能得到物价部门的关注。( 李晓琳0

  相关链接今年5月初,国家发改委、卫计委、人社部等七部门联合发出《关于印发推进药品价格改革意见的通知》,决定从2015年6月1日起取消绝大部分药品政府定价,除麻醉药品和第一类精神药品外,药品价格将由“市场说了算”。这意味着,过去实行政府定价和政府指导价的约2700多种药品价格,将于下月起全面放开。

扩展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