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认为靖江老岸话不算吴语,只是一种浊气江北话? - 小众知识

有人认为靖江老岸话不算吴语,只是一种浊气江北话?

2013年01月27日 14:18:05 苏内容
  标签: 靖江话/吴语
阅读:7328

其认定依据是老岸话不具备吴语一般性的咍泰分韵和高发的梗二白读和梗三章组白读。但是老岸话又具有全浊声母,尖团分清的特性,并且日母白读,微母也保存完好。所以,老岸话到底是不是吴语呢?吴语的检测标准和官话的检测标准又是什么呢?


夏栩笙

作为靖江籍的语言学爱好者回答一下第一个问题。靖江老岸话是吴语无疑. 为什么? 我们可以从好几个角度来看.

1. 历史和老岸话人口来源.
靖江本来是长江中的沙洲, 没有土著人口。 老岸上人大多是宋代以来江南移民,所以过去是属于江阴县, 明代从江阴析出,仍属常州府。可以看出来,靖江方言的形成和启海话有些相似;只不过靖江和江南分隔时间已经很长了,和江南吴语的通话程度远远不如启海话。我曾经在去大连的火车上遇到一个张家港人和一个宜兴人,两位老汉用方言通话自如,我却只能听懂个七八成,囧。总之,借用历史语言学的讲法,老岸话和江南吴语存在“发生学关系”,和江淮官话只是“语言接触”;这是分类为吴语的重要依据。

2. 词汇
这一点比较主观。我大学舍友中有苏州人 (@刘之夏) 、常州人,北部吴语区常见短语如“水门汀”、“满天世界”、“日不作夜摸索”、“吃生活”基本都能互通。还有大量不知本字的单音节动词也能互通。

3. 音韵特点
老岸话有吴语两个最重要的特征:入声→塞音韵尾,还一个是保留全浊声母。此外,和邻近的泰如话比较,有以下一些显著的不同:
①麻韵二等字(如“家”字)元音老岸话是o,泰如是a。
②老岸话能明确区分尖团音(有极个别团音字转入尖音),泰如话相当程度不分。
③老岸话有大量鼻音脱落成鼻化元音。
④入声调值和江南吴语一样是阴高阳低。泰如话是反过来阴低阳高,江淮官话洪巣片则大多合并到一个高调入声。
我平时和泰如人接触很少,以上总结可能有不准确的地方。另外,由于长期和江北其他方言接触,老岸话在音韵上也有许多地方和江南吴语有差异。除了题主说的那些,我和江南的同学交流期间也发现一些:
①调值和江南吴语差异较大,尤其是在连读变调的处理方面,个人感觉和常州、苏州都不一样。调值是汉语最不稳定的部分,老岸话和江南吴语通话的障碍很大程度就在调值。
②疑母撮口字(鱼)读如普通话,不读ng。
③“二”字存在文白异读。只有在“二舅”、“三月廿二”等特定说法中才读ni:,其他情况一般读如普通话。
④阳韵细音(阳、香、量、相等字)合并到了先韵,读i ̃(鼻化的i),不读 iã。所以苏州的“白相”(玩)跑到老岸话就变成了zi ̃。
总之,虽然老岸话和江南吴语也存在许多音韵差异,但是和洪巣片、泰如片截然不同,绝对不会是淮官。另外,泰如片和淮官其他方言差异也很大,能否算是淮官的方言片还没有定论。


先题目里有个地方说错了,老岸话没有全浊送气。是跟其他吴语一样保留了全浊声母。

其次题目里的“江北话”不明确。一般在江苏境内,说到江北话指的就是扬州-淮安方言。但是老岸话与该方言区并不接壤。老岸话一面临江,三面被南通-泰州方言包围。通泰方言能不能跟扬淮方言一起被划入江淮官话还是存疑的。如果问老岸话能不能划入通泰方言。通泰方言有三个最大的特征:1:全浊送气。2:阳入高于阴入。3:麻开三今读a。这三个特点老岸话都没有。老岸话起源于江南吴语,因为长年跟通泰方言接触,有的特点在向通泰方言靠拢是很正常的,但是仅仅咍泰分不分之类的特点还不至于影响到他的划分。江北有三个吴语,通东话一股南通话的腔调都能算吴语,老岸话更是毫无悬念。。那么通泰方言都算不了,扬淮方言就更远了。

不过题主这个题目可以换一换,改成“江淮官话与吴语划界问题”。这个问题可以参考南大中文系顾黔的几篇文章。题目大概是“江淮官话与吴语划界”,记不清了,知网上都能搜到,我就不贴了。

扩展阅读